<form id="5dhhd"></form>
<ruby id="5dhhd"><ruby id="5dhhd"><b id="5dhhd"></b></ruby></ruby>
<big id="5dhhd"><strike id="5dhhd"></strike></big>

    <sub id="5dhhd"><b id="5dhhd"><em id="5dhhd"></em></b></sub>

    <big id="5dhhd"><strike id="5dhhd"><span id="5dhhd"></span></strike></big>

    <track id="5dhhd"></track>
      <big id="5dhhd"></big>

      <track id="5dhhd"><ruby id="5dhhd"><b id="5dhhd"></b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<pre id="5dhhd"><strike id="5dhhd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<pre id="5dhhd"><ruby id="5dhhd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曝光臺

          聲明:本欄目內容僅代表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,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,如果與事實不符請聯系我站刪除。
        1. 當前位置:
        2. 首頁 >
        3. 曝光臺 >
        4. 學校紀律 >
        5. 鄭州二十九中一女生在校期間死亡 校長被指“不人道”
        6. 鄭州二十九中一女生在校期間死亡 校長被指“不人道”

        7. 曝光類別:學校紀律
        8. 曝光度:1123次
        9. 時間:2012-02-02
        10. 地區:河南省 鄭州市
        11. 點擊查看曝光對象詳情:鄭州二十九中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人民網鄭州11月29日專電 鄭州二十九中高一女生小文(化名)在校就讀期間死亡。學校對死者家屬態度惡劣,以家長哭泣讓人煩躁沒法談話、區教體局領導不在家、要過雙休日等理由推諉扯皮,致使學校停課。

            少女在校期間死亡,尸體至今停放太平間

            在鄭州二十九中大門口,記者見到了傷心欲絕的死者家屬。小文的父親李中立講述了事情的經過:11月18日上午下第一節課后,小文頭痛、不舒服就經班主任批準后,在兩名同學的陪同下去學校指定的診所看病。十多分鐘后,小文病情惡化,在送往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途中死亡。

            李中立說:“當天9點左右我接到校方電話,30多分鐘后趕到急救室時,女兒已經死亡。孩子學校校長耿喜林、副校長鄭成森、工會主席吳少文及班主任都在場。我孩子乖巧聽話,才16歲。我送女兒來這里讀書圖的是學校實行全日制寄宿,封閉式管理。沒想到,孩子卻在上學期間出事了,至今仍躺在醫院太平間,我們一家的生活以后可怎么過?”

            “最不人道校長”:失去愛女家長還不能哭?

            李中立告訴記者,他最受不了的是學校校長耿喜林的態度,孩子死了校方還不讓家長哭,太不人道了。

            出事的當天上午,校長耿喜林讓李中立在醫院等學校的電話通知,但直到第二天下午五點多,雙方才見面。剛見面,耿喜林扔下一句“一直哭,哭得讓人煩躁,根本不是談話的地方,再約吧!”就走了。他還給規定:給他談事,最多不超過4人,否則不談。

            第二次對話時,家屬被約到“香辣雞煲火鍋店”二樓的一個小房間,還被“約法三章”:校方有權對談話進行記錄和同步錄音;談話時不準帶任何情緒;只能一人對話,其他人不能亂發言。

            再次對話時,耿喜林干脆帶來了“北京東碩律師事務所”的黃律師,說是“學校法律顧問”,談問題時“只談撫慰,不談責任”,并多次以“無法接受、無法回答”呵斥。

            記者到校園采訪耿喜林,但是在一番等待以后,又被告知事情太忙,沒有空余時間接受采訪。

            校方推諉扯皮,致使學校停課

            據李中立介紹,小文出事后,耿喜林找他們談了幾次,既不談學校的責任,也不談小文后事的料理,后來就以“心里煩躁”“區教體局領導不在家”“要過雙休日”等理由,拖延時間,直到現在。

            在學校辦公樓二樓,記者偶遇了該校書記劉志宇。記者為其出示相關證件亮明身份后,他讓一名工作人員把記者領到了同一層樓的一個小會議室。

            在小會議室,劉志宇帶了一個女性同志接受采訪,并讓一名工作人員單獨拍了記者的照片,稱是工作需要。女同志自稱姓劉,是學校委托的律師。

            “學校這么停課下去,不影響學生們的學習和生活嗎?”

            “死者家屬堵住了大門,我們就給區教體局打了報告,要求停課放假,等到事情圓滿解決再恢復上課。區教體局領導批準了我們的請求!眲⒅居钫f。

            “學校問題不解決,學生就一直這么停課下去?已經停課了,啥時候能開學?”

            “還要看事情的解決,也許很快,也許較慢,我們聽上級的通知!

            “學生停課放假,真的是區教體局的同意,不是學校自己的行為?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學校的行為,是經過區教體局領導研究并同意的!眲⒅居钤俅螐娬{。

            在劉志宇解答記者的疑問時,劉同志多次打斷采訪,并兩次外出打電話向另外一名律師“求援”。因對方時間“不湊巧”,趕不來,劉同志就“被授意”提出“人民網是否有采訪權”“核實證件”“采訪是筆錄還是有錄音”等問題。記者回答相關問題后,劉同志不敢把自己的律師號甚至所在律師事務所名稱說出來,卻給記者大談什么“律師有好多種類”之類。最后,在劉同志的“善意提醒”和催促下,劉志宇給記者下了“逐客令”,并稱,他的話代表校方意見。

            在學校大門口,死者的一名家屬告訴記者:“我們先后已經見到了差不多5名校方的律師。他們甚至威逼利誘我們,說我們惹不起學校、打不起官司,學校拖著吃虧的是我們。我對他們的態度不滿,出事情了,校長首先不是想到如何讓孩子安息,哪怕是一絲對我們的話語安慰,而是推脫責任。向學!⒆拥乃劳銮闆r說明和診斷方案’有錯嗎?問‘孩子為什么不去大一點的診所’看病不行嗎?打聽‘去就診的小診所,醫生有行醫執照沒’不可以嗎?……我們什么都不能問,不能干,他們校領導太蠻橫了!

            二十九中高一女生在校期間死亡的事件,本網將繼續關注。

          來源: http://henan.people.com.cn/liuyan_show.php?news_id=582109 

           



          全部評論

          站內網友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,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    游客
            國家一直以來重視教育,青少年學生也一直被稱為祖國的花朵,國家的未來,學校作為培養國家希望之所,卻無視孩子的生命,有如此行為令人悲憤,心寒,如果當局不能妥善處理此事件,如何面對數十億辛苦養育孩子的家長和正在成長的學生。。。
            評論時間:2012-02-02 15:29:41
            回應
            反對(5)
            支持(6)
        12. 我要評論
          注:*號部分屬于必填內容請仔細填寫
        13. 搜索曝光學校

          夜夜爽夜夜高潮又大又粗
          <form id="5dhhd"></form>
          <ruby id="5dhhd"><ruby id="5dhhd"><b id="5dhhd"></b></ruby></ruby>
          <big id="5dhhd"><strike id="5dhhd"></strike></big>

            <sub id="5dhhd"><b id="5dhhd"><em id="5dhhd"></em></b></sub>

            <big id="5dhhd"><strike id="5dhhd"><span id="5dhhd"></span></strike></big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5dhhd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5dhhd"></big>

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5dhhd"><ruby id="5dhhd"><b id="5dhhd"></b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dhhd"><strike id="5dhhd"></strike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5dhhd"><ruby id="5dhhd"></ruby></pre>